上官黎

啦啦啦,萌新

【武白】崧唐杂货店

【京剧猫/武白】崧糖杂货店2

  哇,都快一年了吧(笑哭)其实我也一直没闲着,一有空就掏出小本本来写。当时也是要中考嘛,所以就没时间了码字了。
  成绩什么都已经无所谓了,已经决定走写文这条路了,各位太太如果有什么心德一定要告诉我哦,谢谢啦!

“那,那,那大哥哥叫什么?”白糖奶声奶气地问道,一边用手拉着武崧衣袖。“我啊,我叫武崧,你可以叫我武崧哥。”武崧笑着捏了捏白糖的脸蛋。

“唔,好……谢谢武崧哥!”白糖向武崧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并向他示意灿烂的微笑。“……”还挺可爱的呢……看来自己不只是招了个员工,感觉自己像是找了弟弟呢,武崧心想着。不过……

“嗯……白糖,我带你去买点新衣服吧,你看你的衣服破的,还有这么多补丁,这料子……”武崧伸手摸摸了白糖薄薄的衣服,这粗糙的触感,这惊人的薄度……这孩子以前究竟过着怎么样的生活……武崧眼里的怜悯越发深沉,脸上也露出几分伤感。

“啊?这怎么还好意思麻烦武崧哥……”白糖低着头道,他知道武崧愿意收留他已经很好了,如果现在还让武崧给自己买衣服的话,以后都不知道应该怎么报答他了。自己现在身无分文,连生存都还是个问题,怎么办……他的头越来越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板,尽量可以不与武崧的眼神对上。

武崧仿佛看透了白糖的小心思,弯下身子看着他道:“没关系啦,这就当是给白糖的一件见面礼好了,再说了,都叫我哥了,这点忙我都不能帮吗?”

“可是……”“嗯?不许再说了,再说我可不让你在这里打工咯。”武崧笑着威胁道,白糖刚来这里自是不能丢了这份工作,所以……

“好吧……但是以后如果白糖挣到足够的钱了,就一定会还给武崧哥的!”白糖坚毅的眼神令武崧震惊,这是极少的眼神,就连许多成功人士都少有的眼神年纪轻轻的他竟然会有。这孩子不简单啊……“行,那就要看你的本事咯。”武崧拉着他道:“走吧!”

尽管白糖看起来十分兴奋,两眼都冒着星星,但它还是乖乖的牵着武崧的手,紧紧的跟在他的后面。武崧看着白糖听话的样子不禁轻笑一声,这孩子还真是乖呢,不吵也不闹,不过看他那兴奋的样子,估计也是从来没有来过吧……

白糖却因为商场的琳琅满目而四处张望着,并没有注意到武崧向以投来的怜悯与关怀。突然白糖的一个转头正好撞上了正在端详的武崧。“嘶……还真有点疼啊……”武崧苦笑着揉了揉眼角到,白糖并没有特别用力,但是那种猝不及防的疼痛还是让武崧倒吸了一口凉气。“啊,对不起对不起,武崧……哥?!”白糖的表情骤变,看着武崧那双一赤一碧的异瞳白糖不禁失了神。

“啊?怎么了……”武崧看了看白糖那吃惊的表情以及自己手上那片赤色美瞳立马明白了叹了口气道:“被你看到了啊,没错我的眼睛天生就不一样,这也叫做异瞳,我的与众不同希望你不要……”“当,当然不会了,武崧哥这么好,这一定是上天赐予你的,而且……”“而且什么?”“而且武崧哥的眼睛……很好看呢。”白糖红着脸道还时不时地看看武崧的异瞳。

确实,武崧的异瞳是少有一赤一碧,一只是如同火焰般明亮的红宝石色的赤瞳,让人感觉无比温暖和安全;另一只则像是深邃的祖母绿宝石,代表着成熟与稳重。再加上武崧的俊脸,白糖早已看呆了,脸上也泛着大片的红晕。看着白糖呆滞的脸庞武崧心里的石头也已放下。

看来是我多想了,好看吗……呵,他的琥珀色双瞳也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呢……

码字速度慢,请大家不要嫌弃,另外想看第一章的话,看下面链接。然后希望各位太太有什么心得一定要告诉我,谢谢啦。

对子:各位,新春快乐!哦呵呵呵,新春快乐哦~别忘了祭祀哦~

【京剧猫/武白/崧糖杂货店】

【京剧猫/武白】崧糖杂货店(起名废啊啊啊啊)
 
其实已经好久没写文了,这次是看了解忧杂货店突然有了灵感就又想写了,,,
感觉篡改别人题目好没素养啊啊啊,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关系哈……
初三是真的忙啊啊,作业一堆,终于忙里偷闲写了一点,小学生文笔,不要介意。

  武崧,一名普通白领,父母双亡,在临死前将这家杂货店送给了武崧,武崧怎么都想不到他父母的临终物品竟然是一家杂货店!!直到现在他还是非常迷茫当时为什么要接手这家杂货店,也许……是因为为了遇见他吧……

  “早啊,武崧,来这么早啊?”在他杂货店隔壁的鱼丸面老板大飞说道。“嗯,早,今天要去进点货,等等还要上班,所以就来的早了。”武崧看着门前的锁说道。等等,锁怎么是开的!?这门前脚印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进贼了?!武崧惊讶的幻想着,顺手拿了一把扫帚,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没人啊,是我多心了吧,武崧自我安慰道。可是,他还是看见了他的吧台下面蹲着一个白发青年。“不,不要,不要抓我,,,我真的,真的只是太饿了……”武崧看了看他,他鞋子都没穿,身上只穿白色衬衫和一条黑色裤子,身上脏兮兮的,但因受到了惊吓,身子在不停发抖,长的也算是个英俊的青年。武崧凑近了看了看,还真是可爱啊,正巧这杂货店少个人,我自己每天还要上班肯定看管不好,不如……想着武崧把扫帚往他前面一放“从今天开始,你就来这里工作吧。”“啊?”“怎么?不愿意?”“不不不,我愿意,那个,那个,谢谢……”“行了,你也不用感谢我了,以后,这家杂货店就交给你了,我叫武崧。”“我叫……白糖……”“噗,哈哈哈,白糖,哈哈哈,怎么取个这个名字啊?”“我也不知道……父母和别人都是这么叫我的……好啦,好啦,不准笑我了!”白糖脸红道。武崧:真是个丸子

【TBC】

各位,只能先写到这了,期末作业一堆啊啊啊,希望各位喜欢,以后会接着更的,感觉挖了一个大坑……

    不想写作业,好久没写文了,又想摸鱼了😂😂😂
     啊啊啊啊啊啊,武白有一堆的大佬写,畏惧╮( •́ω•̀ )╭
     回去温故了一遍,感觉白糖和天王星……滑稽 滑稽
     所以想试试“白天”
     有没有想看的😂😂

知道了知道了,这是音乐,我去,都忘了

这是啥来着,我去,我都忘记了

电影的“惊与喜”

继续上次的,不过更加拟人化与现代化,上次的太长,这次努力修改
“啊,小青姐姐,大飞你们要去逛街啊?那荣光师兄和班主婆婆呢?”“他们应该没……”大飞刚想说,就被小青一把塞回去了,“呵呵呵,他们,他们去外面了,现在一时半会不会回来的。好啦好啦,不多说了,大飞走啦!”小青一把拽住大飞就往外跑,大飞还想说点什么,就被小青拉走了。
“诶诶诶,小青姐姐,大飞!你们别走这么快啊!”白糖无奈的看了看消失的猫影,叹了口气,“什么嘛,都走完了啊!?”这时,在一旁看书的武崧忍不住说了一句“什么叫都走完了啊,我不还在这里吗,你这丸子!”“哟,臭屁精,你终于说话了啊?还以为你不存在呢!和你有什么好玩的,你这个……”还没等白糖说完,武崧就塞给了他一张票子。“我听说,今天有部挺好看的电影,想去看看,没想到买一送一,你可别误会啊,我 ,我只是没人一起,才拉你的!”“早说嘛,啊?你刚刚说什么?”“那个,那个,没什么!”“神经兮兮的,走啦!”白糖此时只顾着看电影,并没有看到武崧俊脸上的那一抹红晕
“恐怖片啊,臭屁精你存心的吧,明明知道我……”“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是你这丸子自己要来的”“你!……”白糖还没说完就被武崧一手捂住了嘴巴,“唔……”白糖的脸顿时脸通红了,立刻将武崧的手拿开“干什么啊,臭屁精!”“嘘,这是在电影院,安静点!”白糖还想再对武崧使用嘴炮,却被一个吻镇住了。“好了,安静看电影!”这下,白糖脸上虽全是羞涩与嫌弃,但是心里不知道多兴奋。
这个吻还是很管用的,毕竟之后白糖并没有大吵大闹,只是看到恐怖的地方会扑向武崧。可能是白糖故意的,但武崧并不抗拒,反而用手将白糖裹住,两位都没有注意对方脸上的那片红晕。
“呼,终于看完了,哼,臭屁精,下次不许再让我看这种电影!”“又不是我硬要你来的,你自己辣鸡,关我什么事?”“臭屁精,你说谁辣鸡,给我站住!”黄昏下,两人在你追我打,脸上却洋溢欢乐的笑容。

这次好像又没控制住,又写了这么多【笑哭】水平不是很好大家见谅。

【京剧猫/武白】重逢与萤火虫

嘛~第一次写文,大家请见谅,小学生水平。

自从黯被星罗班的四位小猫击败后,猫土重新回复了熠熠生辉与勃勃生机,个个宗门都在努力修复黯所造成的破坏。
除白糖外的三位都被选为下一任的宗主。可惜,白糖却因为自己的贪玩与任性而被现任宗主拒绝,宗主一定要为全宗的人民考虑,即使他也是打败黯中的一员,但白糖生性顽皮,难以关照整个做宗。所以宗主就拒绝了他的申请。当然,白糖是不会在意的,只是武崧会因此与自己分开十年而感到失落与难过。
在他们打败黯后,就重返星罗班了,他们曾约定过,十年后的今天还要在这里重逢。现如今十年已过,到重逢的日子了,白糖难得早早的起了床在镜子前臭美一番,经历了十年的成长,这位小白猫褪去了当年的稚气,变成了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他摸了摸自己那挫白色的头发,看了看自己琥珀色的眼睛与蓝色的耳朵,得意的说道:嘻嘻,武崧我现在已经比你帅咯,看你怎么办 !
“哟,你这丸子,十年不见,懂得臭美啦?”这柔美的声音在白糖的耳畔徘徊,他惊喜的看向门口,只见一位身着水蓝色长裙与青蓝色蝴蝶结的长发女子与一位体型庞大但憨厚淳朴的大叔站在门口。白糖的眼角湿润了,站在他眼前的可不是当年的小青和大飞吗?“嘿嘿,白糖你还傻站在哪里干啥啊?快来抱抱呗”白糖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立刻跑了上去,抱住了他们两个“大飞,小青姐姐我好想你们啊!”“你这丸子,这么久没见,还是这么爱哭啊!”小青笑着说道。我哪有啊?!白糖小声嘀咕道
与大飞,小青寒暄几句之后,白糖期待地看了看后面,却是空无一人,有点失落得说“武崧他,没来吗……哼,这个臭屁精!今天居然还迟到”小青和大飞知道虽然白糖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特别希望武崧快点出现的
“武崧可能有点事情耽搁了吧,他肯定会来的,你就放心好了,白糖”大飞看气氛不对,调节道。“谁,谁关心那个臭屁精了,我只是,只是……”小青笑着推白糖出去说“走吧,我们出去等他吧,你这个花痴妹!”白糖立马脸红了说“谁,谁是花痴妹,小青姐姐,你真是……”没等白糖说完,大飞就把白糖拽了出去“诶诶诶,大飞,你轻点!喵!”他们三只喵,就这样在竹楼外面的草地上嬉嬉笑笑的等到了晚上。
夜色已深,小青与大飞先回竹楼了,只留白糖一人还在草地上等着。他……还没来吗?难道……他忘了我们的约定?不,不会的,武崧他不是这样的人。还是说……他在路上出了意外……白糖的心里越想越乱,从一开始的希望变成了绝望,不禁留下了泪,“你这个臭屁精,怎么到现在还不来,是不是不要我们了?”说着白糖慢慢低下了头,现在他的心情已经到了低谷。
这时,眼角处闪着的光吸引了他的注意,“这……这不是当年我们抓的萤火虫吗?在这儿?”白糖顺着萤火虫微弱的光芒看向前面,虽然光芒微弱,但还是可以依稀辨别出样子。“武,武崧!真的是你!”白糖颤抖的说道。“你这丸子,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里,还哭成这样?”“我,我还不是为了等你吗?”武崧看到白糖泪涕满面的样子不禁有些心疼。“好了,我也看到了,回去吧。”说完武崧就准备掉头走了,这时白糖一把抱了上去,“你知道我等你等了多久吗?你就想这样一声不吭的走了吗”武崧被白糖抱得死死的,耳朵和脸开始微微发热。无奈之下就打算问一下“那……你想怎样?”你今天晚上哪都不许去,就在这陪着我,“你这丸子……”虽然武崧的语气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将自己的手搭在了白糖的手上缓缓躺下。
“武崧,你还记得吗?十年前,我们就是在这告别的,那时也有这些萤火虫呢”“是啊,十年过的可真快啊!”没想到你这臭屁精也会说出这样的啊!白糖欣喜地转过身去,武崧就把他紧紧抱住,“武崧,你要干……”“嘘,别说话,今晚你是我的,我会好好补偿你的”说着武崧就轻轻的咬了咬白糖的耳朵。白糖立刻面红耳赤道“唔,武崧……”没等白糖说完,武崧就将他的嘴捂上了,取而代之的是他自己嘴唇。

唔,写的不怎么好,而且还有点多,大家见谅⚘(∀`ฅ*)